随笔堆放处。
搞出来的不一定全是cp向,很多时候看作cb向也完全没问题。

你的眼神让我无话可说

*极东组


王耀睁着布满裂痕又混浊的,一边青天白日一边黄底蓝龙的眼睛,扶着朱红的柱子跪在地上喘息,被汗水浸透的长袍马褂和刚剪完辫子、乱翘的头发都粘腻地贴在他的皮肤上,随着呼吸一起紊乱心神,他便一口恶狠狠咬上嘴唇,被满嘴的铁腥味冲得清醒了点。这时他忆起那不远之处的东亚帝国,忆起不知何时本田的瞳孔焕发出新鲜血液与生机的红,佐以直线状血丝放射出去遍布眼白。王耀第一次注意到他这副模样的时候,这个逐渐枯槁而终于在这一刻自知的帝王额头上正淌着血,一滴一滴连成串,滑过他倒映着举刀的新兴帝国的瞪大的眼睛,滑过他常年浸淫在大烟里蜡黄凹陷的脸颊,一路淌进他的嘴角,于是他嘴里和现在也是一样的味道。

春岚

*极东组


阳历四月已是春意当头,所以想看一起在外工作的极东兄弟吃拉面:在饭点人特多的路边小店里吃得出一身汗,两人都脱了外套,本田要了冰水,一边嗦面一边用手帕不停地擦脖子和额头,王耀用手扇着风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脱光,因为这人不仅坚定地在拉面里放了很多很多很多辣椒油,而且还坚信养生之道所以只喝温茶……结果吃完了一出店门,迎面而来的风就把二人吹得打个哆嗦,又急急忙忙把外套披回去了。等到了下午开完会,王耀想去便利店买点什么垫垫肚子先,没成想突然天降暴雨,酒店也回不成了,食也觅不了了,两人就站在店门口感受这个季节里薛定谔的凉意,嗅着湿漉漉的花香裹着泥土的气味,均匀分尸一只肉包一只豆沙包。吃完之后本......

《问》时间不详

*极东组,第一人称


菊问过我,为什么他被这个世界生下来,他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彼时日本正处于分裂的混战时期,他的身体一定是时时刻刻被车裂一样的疼痛,我对此再感同身受不过。但我又该用什么回答他?我曾经也向天、地、湖泊、森林、人民、神龙、天子和诸侯问过这些问题,但得到的只有沉默,因为他们和我一样还在寻找。我看着菊圆润的脸上残存的泪痕,一路延伸到耳根,只能拧干那块绣着牡丹的帕子给他擦一擦。我说,菊,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,我也还没找到确切的答案。

《无题》19●●

*极东组


深夜里的血不刺眼,是彻底的黑,映出一点银白的月光,配上凉爽的风与竹林的沙沙声,竟让人快要忽视其中之含义——一种实质化的讣告。

斟酌

*极东组


本田菊的声音从黑檀酒案上蜿蜒过来:您只饮了一杯,远远未到酩酊的程度吧?王耀低下头去,看着杯中仅剩一点碎琉璃般的琼浆,一点暖黄的亮,也不知反射的是婵娟还是庭中半明半灭的人造灯光。


酒杯空着的时候什么也映不出,所以亮光的源头并不重要,此刻把话语和玉液一同斟到一半就好。


王耀说:我可以醉。

重构

*极东组


王耀在50年代特别爱给自己搓背。他要么赶最早要么赶最晚,总之是钢厂澡堂里没什么人的时候,他就找个角落里的淋浴头,站在底下,用一条发黄的旧毛巾开搓,缓解扎根着不断增生的瘢痕的瘙痒,像把扎根于他的本田在身体与土地上种下的残垣断壁,用钢铁熔化、浇铸和重构出新的根基一样。


其实他背一难受就爱玩儿了命一样炼钢,与此同时,他的一部分在钢水里与新的路途融为一体。

《咫尺》时间不详

*极东组,第一人称


您是月亮本身。他用那副一贯的沉稳的口气说着,好像带了敬语,我也分辨不太出,只挠两把滚滚脖子上的毛,歪了歪头,用满带中式特色口音的日文回一句我听不懂日语ある——


そうですか?一点和蝉鸣混杂的笑声蒸发在空气里。残念ですよね。他说。

《上升幻灭如明星》1951.10

*极东组,第一人称


您能把这身红布借我一用么?我也想,我也想获得自由……他带着一身的铁链踉踉跄跄地来,满身疮痍,气喘吁吁,黑发与和服被汗水粘在脸上。我笑,像很久以前那样摸了摸他的脑袋,把这五把枪递给了他。用这个吧,永远都别忘了它。我说。

月圆前夜

*极东组


不同于西方人的直白和炽烈,东方人迷恋且擅长留白,因此王耀与本田从来只把话斟到五分满。偶有话语溅出杯外,一滴两滴,落在谁的胯骨、嘴角、眼尾或掌心,只消片刻就能蒸发干净。余下的水渍浅淡着暧昧不清,月色正好,酒未见底,长夜漫漫,一切不必言明。

《重逢》1980.4

*极东组,第一人称


战火熄灭,家园重建,我身上的疤痕也从增变减。总之时过境迁,虽说百来年对我来说不过弹指一瞬间,但当我终于又来到这个日式的居室,一种恍惚的晕眩还是悄悄袭来,让我指尖发凉,脊背发痒;千古一律的月光落在菊的被子上,衬得被角那朵我当年亲自操针用金线绣的紫阳花闪亮亮。我躺进去,和菊保持一点距离,只留温热的气息和沉默顺着心意弥漫到对方指尖。过去很久,等到天花板都快被俩人看出四个洞来,我终于说:菊,きく,一切都在变好。真的吗,一切都在变好吗?其实我也不知道,世界变化之速度和从前天差地别,谁也没能力确定未来的方向。菊什么都没说,而夜色渐深,只有千年如一的月亮知道我们在被子里牵手。

© 秦文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