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堆放处。
搞出来的不一定全是cp向,很多时候看作cb向也完全没问题。

《重逢》1980.4

*极东组,第一人称



战火熄灭,家园重建,我身上的疤痕也从增变减。总之时过境迁,虽说百来年对我来说不过弹指一瞬间,但当我终于又来到这个日式的居室,一种恍惚的晕眩还是悄悄袭来,让我指尖发凉,脊背发痒;千古一律的月光落在菊的被子上,衬得被角那朵我当年亲自操针用金线绣的紫阳花闪亮亮。我躺进去,和菊保持一点距离,只留温热的气息和沉默顺着心意弥漫到对方指尖。过去很久,等到天花板都快被俩人看出四个洞来,我终于说:菊,きく,一切都在变好。真的吗,一切都在变好吗?其实我也不知道,世界变化之速度和从前天差地别,谁也没能力确定未来的方向。菊什么都没说,而夜色渐深,只有千年如一的月亮知道我们在被子里牵手。

评论
热度(1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秦文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