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是做疯逼人

绝望的爱

*第一人称+花吐症


带着清香的生物组织与铁腥味今天也堵塞住我的喉管。好,按照往常的方法来做就不会有问题——放缓呼吸,声门关闭,呼气肌横膈膜腹肌快速收缩,刻意放宽声门让喷射而出的肺内高压气流把它带出,再用纸包好扔进垃圾桶。对,不会有任何问题,除了我没人会知道。可今天我的手刚准备伸向纸巾盒,身后突然的开门声就吓得我差点再把它吞回去,再回过神来时口中物体已经被我吐进左手掌心。哥哥走到我身侧,说律怎么了,为什么最近都在咳嗽呢?我紧张地攥紧左手说没事,可能是春天来了,灰尘也变多了吧。我看着他,喉头那种感觉又上来了,我头一次这么希望我的哥哥能够离我近一点又希望他离远一些,这么希望他知道又希望他不知道。哥哥看起来还是不太放心,他最后说好吧,我一会儿去给律买个口罩,律要注意身体啊,又退出去关上门走了。我终于松口气,把异物感混着失落与庆幸咽下去。再张开手,只见柔嫩的鸢尾花已变得破碎支离,原本一体的花朵变成不同的部位身首异处,一颗花药掉下来黏着食指关节,透明汁水与点点血液混合在皮肤上正准备凝结成块。我用湿巾擦净,重新盯着面前一道混合函数应用题。哥哥和弟弟要去图书馆,花费时间与走的路程所成的函数图像分别是这样……我喃喃着,哥哥弟弟,哥哥弟弟。突然我苦笑一下,只可惜没有如果。鸢尾花和血液再次堵塞住喉管,我想,好,按照往常的方法来就没问题,没问题的,不会有人知道的。

评论(4)
热度(19)

© 青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